• 紧盯节点,打赢反“四风”持久战(前沿观察) 2019-05-2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年年岁岁扒龙舟 广州今年河水最清澈 2019-05-22
  • 试想;【微生物】如果都被【转基因】给破坏得没有了,那么地球的这个【微观世界】还会有【生物】存在吗。。。?[福尔摩斯] 2019-05-16
  • 好事要支持,解决劳动力更是好事 2019-05-16
  • 欧版T90暴露法德坦克硬伤 VT4我离最强只差两步 2019-05-14
  • 重庆 民俗文化进校园(我们的节日·端午) 2019-05-13
  • 【中医文化】李时珍与王世贞的默然十载 2019-05-13
  • 回复@海之宁:你的智商真滴不行!一边玩切…… 2019-04-06
  • 多国开发“冰上丝路”,北极将成黄金水道? 2019-04-06
  • 国家税务总局甘肃省税务局正式挂牌 2019-03-30
  • 国图新春亮宝:看《永乐大典》 迎戊戌新年 2019-03-28
  • 世界杯的远和近(绿茵走笔) 2019-03-25
  • 龚维斌:应急管理工作的发展趋势和方向 2019-03-25
  • 马克思的每个人全面而自由发展,是人的最高需求层次理论。 2019-03-14
  • 美媒盘点地球上最强5款战略核潜艇:毁灭世界比外卖都快 2019-02-26
  • 广西快三现场开奖 > 其他小说 > 大魏能臣 > 第二百七十四章打破铁律,奸雄称王(六)
        “咚!--咚!咚!”

        “呜!--呜!呜!”

        …………

        刺杀只是小插曲,并不影响封王大典,在阵阵的鼓号齐鸣中,曹操迈步走向封王台,萧逸执?;の涝谂?,卞夫人、曹丕、曹植……文武官员们紧随其后。

        一百多丈高的山坡,很快就到了顶端,这里背山临水、风景秀丽,却是称王、祭神的好地方,而各种应用之物也准备齐全了!

        “丞相操者,德膺符运,奋扬神武,铲除凶暴,清定中原……功勋可昭日月矣,必封王以彰其德,丞相勿辞矣!’”

        “臣功德微薄,不敢受封王之赏,请另求大贤以封王位!”

        …………

        “丞相上应天意,下顺人心,称王理所当然也!”

        礼仪官站在台上,又宣读了一遍圣旨,以示曹操进封王爵,乃是奉天子旨意行事,而非以权势强取之,曹操又假意推辞一次,文武百官则再次劝进……

        以往这种礼仪事务,都是中大夫-孔融负责的,这次却换成了华歆,因为在封王的事情上,孔融一直持反对态度,还说了很多闲话呢!

        接下来,有几名侍从上前,帮曹操脱下魏公服饰,准备换上魏王服饰,而后祭祀山川神灵,册封王后、世子、文武官员……

        那知更换服饰之时,曹操、萧逸都大吃一惊,因为侍者们献上的,竟然是一件上玄下赤,绣有日月星辰、五爪金龙图案的皇袍,是大汉天子才能穿的服饰!

        古制规定:‘五爪为龙,四爪为蟒’,曹操身为魏王,应该穿四爪的蟒袍,且没有日月星辰图案,以示低天子一等级!

        封王大典、庄重无比,有专门的礼仪官员负责,绝不会拿错服饰的,何况谁敢乱拿天子龙袍,这是有人故意安排?

        “刷!--刷!”

        夏侯惇、夏侯渊、曹洪、曹休、曹真……宗族将领十余人,瞬间的簇拥上来了,目光中一片炙热之色,以龙袍代替蟒袍的事情,正是他们这些人安排的。

        原因也很简单:如果曹操做了魏王,他们就是王族成员,身价上涨十倍;如果曹操做了天子,他们就是皇族成员,身价上涨百倍呀,二者相比较之下,自然是后者更加诱人了。

        何况按照古制:天子要分封兄弟、子侄为诸侯,一旦曹操做了大魏天子,曹、夏侯两姓将领们,也都能弄个诸侯王做了,称孤道寡、封地千里,这是何等的富贵?

        因此上,在一个‘有心人’的暗示下,宗族将领设下这条计策,暗中把蟒袍换成了龙袍,把封王大典变成登基大典,意图把曹操强行架上天子宝座。

        曹操有天子之心、亦有天子之权,如今冕十二旒、乘金根车、六马驾辕、出警入跸……几乎与天子待遇相同了,差的就是一件龙袍而已!

        宗族将领们商议好了,只要曹操穿上龙袍,他们立刻三跪九叩、山呼万岁,造成一个既定事实,而龙袍一旦穿身上,可就也脱不下来了。

        那个时候吗,就算曹操再不愿意,也只能废黜汉皇刘协、自立为大魏天子,而后册封皇后、太子、诸侯王、文武百官……昭告九州,大赦天下!

        退一步说,就算曹操发现了龙袍、死活不愿意做皇帝,也不会惩罚宗族将领们的,因为曹操需要他们统领军队,制约异姓将领们,进而平衡军方力量,又岂会自毁长城呢?

        “你们好大胆子,竟做出这种荒唐事,要陷老夫于不义之地吗--龙袍、龙袍呀!

        面对着五爪金龙袍,曹操神色复杂,有震惊、愤怒、向往、胆怯……一只手举在半空中,不敢伸出去触碰、也不甘心放下来。

        凭心而论,谁不想做真龙天子,口含天宪、言出法随,执掌万里江山,统帅千万臣民--朕既国家、朕既真理!

        可是曹操也清楚,现在称帝时机不成熟,如果强行废汉自立,势必天下动荡、兵戈四起,自己能控制的住局面吗?

        天人交战,进退两难,曹操的神色越来越痛苦了,手掌却慢慢的探出去,距离龙袍也越来越近了,显然欲望占据了上风……

        “请丞相大人三思,莫忘了王巨君的下场--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

        在场还有明白人的萧逸急忙上前几步,声音犹如霹雳、震的曹操双耳轰鸣,人也清醒了几分,急忙把手缩了回来。

        王巨君就是王莽,西汉末年第一权臣,与曹操正好前后呼应,同样的挟持天子、权倾朝野,而面对巨大的权利诱惑、王莽向前走了一步!

        结果短短八年时间,‘新朝’就土崩瓦解了,王莽人头落地、九族姻亲尽灭,还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任由后世人咒骂、嘲讽!

        凭心而论,王莽篡汉之时,虽然不得人心,却有可乘之机,阻力也相对小的多;而曹操要面对的局势,可是复杂的多、也困难的多呢!

        曹操事汉三十余年了,一直以忠臣、良相自诩,而且利用汉天子的名义,讨伐各地诸侯们,一旦篡位做了皇帝,自己打自己的脸不说,还会丧失政治上的优势,此为一不可!

        这次的封王大典,已经昭告天下了,观礼的百姓也有数万人,一旦变成了登基大典,岂不是失信天下吗,失信者则失人心,此为二不可!

        如今汉室气运未尽,一旦曹操强行废汉自立,朝廷中必然有人闹事,江东、荆州、益州几镇诸侯也会出兵,而曹营集团元气未复,开战没有必胜把握,此为三不可!

        ………………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请丞相大人加冕披袍,祭祀天地神灵--上呀!”

        眼看曹操又退却了,可把宗族将领给急坏了,曹洪、夏侯渊对视一眼,几步冲到了进前,抖开了五爪金龙袍,就要强行给曹操披上……

        其余宗族将领也过来了,准备三跪九叩、山呼万岁,唯有曹丕、曹植两位公子未动,后者是震惊过度,已经不知所以了,前者却微微低头,目露狡黠之色……自己以后可以名正言顺的继位了!

        “神器贵不可言,岂是尔等贩卖之物--滚开!”

        “咚!--哒!哒!”

        萧逸也冲过来了,两只铁拳猛砸出去,直奔曹洪、夏侯渊的胸膛,二人也是沙场猛将,立刻挥拳迎了上去……

        四只铁拳相撞,发出巨大声响,曹洪、夏侯渊连退数步,面色阵阵的泛红,痛的直抖搂手指头,萧逸只轻晃一下,五爪金龙袍也夺过来了。

        曹真、曹休带人冲上来,想要重新夺回龙袍,可面对萧逸幽冥般的目光,又吓得不敢动手了,缓缓的退了回去……这位杀神的手上,可是沾过曹家人的血呀!

        龙袍是夺过来了,可萧逸也犯难了,给曹操披上是不行的,因为称帝的时机不成熟,可把龙袍拿走也不行,因为曹操没有服饰、又如何祭祀山川神灵?

        立刻派出人去,取一件诸侯王的服饰来,时间上来不及了,一旦错过了最佳时辰,那是非常不吉利的,这个责任谁来背负?

        换一个黄道吉日,重新举行封王大典,似乎也不太妥当呢,此事早已公布天下了,改期就等于失信了,会让世人笑掉大牙的,这个责任谁来背?

        何况曹操进封王爵,本就有很多人反对,如果一次不成功的话,必然引来无数流言蜚语,恐怕很难举行第二次了,这个责任又谁来背?

        最为重要的是,曹操一直紧盯着龙袍,不舍的神色全露在脸上,如果萧逸把龙袍拿走了,奸雄恐怕会遗憾一辈子,记恨一辈子!

        这就好比一个穷苦农民,突然发现了一座大金山,自己却又无力开采,只能每天眼巴巴的看着,这时有个矿工过来开采了,农民就会恨之入骨,甚至与之拼命,认为矿工夺走了自己的金山!

        “该死的了,我阻止他们就好了,为何把龙袍抢过来呢,这下里外不是人了,快点想个办法,不然就麻烦大了!”

        “吉时已到,请丞相大人穿戴服饰,祭祀山川神灵!”

        “吉时已到,请丞相大人穿戴服饰……”

        另一边,礼仪官员不断催促着,一声更比一声高昂,而曹洪、夏侯渊等人心中不满的同时,又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酝酿着第二次抢夺龙袍!

        “请丞相大人穿戴服饰,上前祭祀山川神灵!”

        兔急蹬鹰、狗急跳墙,萧逸不会跳墙,却有一种生急智的本领,只见他大步上前,把手中龙袍里外反转,一把披在了曹操身上--龙袍反穿、奸雄本色!
  • 紧盯节点,打赢反“四风”持久战(前沿观察) 2019-05-2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年年岁岁扒龙舟 广州今年河水最清澈 2019-05-22
  • 试想;【微生物】如果都被【转基因】给破坏得没有了,那么地球的这个【微观世界】还会有【生物】存在吗。。。?[福尔摩斯] 2019-05-16
  • 好事要支持,解决劳动力更是好事 2019-05-16
  • 欧版T90暴露法德坦克硬伤 VT4我离最强只差两步 2019-05-14
  • 重庆 民俗文化进校园(我们的节日·端午) 2019-05-13
  • 【中医文化】李时珍与王世贞的默然十载 2019-05-13
  • 回复@海之宁:你的智商真滴不行!一边玩切…… 2019-04-06
  • 多国开发“冰上丝路”,北极将成黄金水道? 2019-04-06
  • 国家税务总局甘肃省税务局正式挂牌 2019-03-30
  • 国图新春亮宝:看《永乐大典》 迎戊戌新年 2019-03-28
  • 世界杯的远和近(绿茵走笔) 2019-03-25
  • 龚维斌:应急管理工作的发展趋势和方向 2019-03-25
  • 马克思的每个人全面而自由发展,是人的最高需求层次理论。 2019-03-14
  • 美媒盘点地球上最强5款战略核潜艇:毁灭世界比外卖都快 2019-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