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郑良发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11
  • 美对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税 外媒美做法很不体面 2019-06-11
  • 2018世界杯完全赛程及转播表 2019-06-04
  • 惊险!司机驾车撞穿墙壁 “飞”下二楼 2019-06-04
  • 紧盯节点,打赢反“四风”持久战(前沿观察) 2019-05-2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年年岁岁扒龙舟 广州今年河水最清澈 2019-05-22
  • 试想;【微生物】如果都被【转基因】给破坏得没有了,那么地球的这个【微观世界】还会有【生物】存在吗。。。?[福尔摩斯] 2019-05-16
  • 好事要支持,解决劳动力更是好事 2019-05-16
  • 欧版T90暴露法德坦克硬伤 VT4我离最强只差两步 2019-05-14
  • 重庆 民俗文化进校园(我们的节日·端午) 2019-05-13
  • 【中医文化】李时珍与王世贞的默然十载 2019-05-13
  • 回复@海之宁:你的智商真滴不行!一边玩切…… 2019-04-06
  • 多国开发“冰上丝路”,北极将成黄金水道? 2019-04-06
  • 国家税务总局甘肃省税务局正式挂牌 2019-03-30
  • 国图新春亮宝:看《永乐大典》 迎戊戌新年 2019-03-28
  • 广西快三现场开奖 > 网游小说 > 问道章 > 第二百一十一章 逃亡
        云中四年,九月。

        秋高气爽之际,海面风平浪静。

        五峰船上,段玉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

        原本随身携带的云中君私印,此时已经形态大变——鹅蛋大小,通体白银,又闪烁着一些青金的光泽。

        在印身四面,则篆刻着代表神武、力量、权势、王者的篆文,印纽则是歧角四爪、身有火焰纹的螭虎。

        总体而言,就是对照着体内四转道印而来。

        至于底部的篆文,则是‘司命云中’四个阴文,一笔一划皆是段玉亲手铭刻,带着道韵。

        印玺整体造型古朴,透着一股堂皇大气。

        偶尔,似乎还有虎啸声传出。

        这自然是因为炼化了一头大妖级别的白虎魂魄作为器灵的缘故。

        “此印在手,我白虎诛邪印神通威力还要暴涨五成……等到日后权柄扩张,还有着大把的提升空间?!?br />
        段玉很是满意,结束了这次闭关,来到船首。

        过了几个时辰之后,云中岛已经是若隐若现。

        船还未至,就有鲛人前去通报,在码头上站了一群人恭迎。

        等到船只??恐?,郭百忍与叶知鱼先迎了上来:“臣等拜见主君!”

        他们都穿着下大夫级别的服饰,这时册封爵位之后,普通场合见到段玉也不需行大礼,直接深深一揖便可。

        “辛苦你等了!”

        段玉将熊黑往天野拳兵卫这个又提拔起来的亲兵统领手上一扔,就带着人回到云城府?。骸拔也辉诘恼舛问比?,岛上可曾有事?”

        说到这个,郭百忍脸色就有些奇异,行礼谢罪:“日前……金矿矿奴暴动,虽然弹压下来,却还有一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秦卫正正带人全岛搜索……”

        “果然……还是发生了么?”

        再怎么严密的防线,也终究有着被攻破的时候,段玉对此早有心理准备,只是喃喃着。

        说起来,也是那个逃走的矿奴幸运。

        若是段玉在这的时候,元神出窍,搜索全岛,上穷碧落下黄泉,根本就不可能跑的掉。

        但此时换成郭百忍,他只是刚刚成就元神,新生元神出窍大有忌讳,不能见大风与阳光,自然也就无法地毯式搜索。

        倘若郭百忍渡过了风劫,成就夜游真人,花几个晚上的时间,便可将对方找出。

        现在时机已过,对方不是藏得深深,就是已经离岛而去。

        ‘百忍实力还是太低,要监视一岛,最好还是夜游境界……’

        望着恭敬请罪的郭百忍,段玉心里默默叹息:“无妨……我今夜再好好搜索一番?!?br />
        心中对此,却是不抱什么希望。

        虽然整个云中岛只有云城附近这一个港口,但亡命之徒哪顾忌这许多?扎个木筏就敢渡海,云中岛开放,商船众多,只要不是倒霉碰到五峰船,就算逃出生天了。

        要说其它船只,还不至于为了一个奴隶得罪云中岛,但若这个奴隶掌握着金矿的消息,可就实在不好说了。

        段玉默默思索着,将最坏的可能考虑了下。

        前世罗定岛金矿消息传出,惹来诸多海贼,以及出云、海宋等大国的水师,很是大打出手了一番,死伤狼藉。

        现在自己得到,情况又有所不同。

        云中岛已经开垦成功,云中卫与水师也建成,特别是海军水师剿匪,将附近海盗一扫而空,基本可以不作考虑。

        而出云国方面,藤原家还未彻底打下平野城,灭亡平家,再说,与自己也是盟友,不一定会动手,即使准备动手,也抽不出多少实力。

        唯一可虑的,就是海宋、还有东沙等几个海上之国。

        这些国家若组成联军,对于自己的水师而言,就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了。

        只不过,对方也未必会动手。

        毕竟,一个海贼占据的荒岛,与一个新国度,还是很有区别。

        金矿这东西,出云、海宋自家范围之内也有,却没有人觊觎,一切都是实力的缘故。

        若是云中岛实力能震慑诸岛国,别的不说,只要令他们觉得派出水师是得不偿失的话,这仗就不一定打得起来。

        当然,还是必须做好战争准备。

        沉吟之中,两个名字就浮现出来。

        一个是施大海,一个是李玉龙,这两个与原六郎一起,都是未来东海的三大水师名将。

        施大海在海宋水师之中,而李玉龙则是东沙国水师统领,驯服了一条海龙灵兽,声名远播。

        ‘难道,最近就要打一场三大名将凑齐的海战?’

        段玉笑了笑,神色沉静下来。

        郭百忍却不知道主君心里想了这许多,还在汇报一些消息,是各封地的情况。

        总体而言,各封臣做得还算不错,没有搞出什么天怒人怨、鱼肉乡里的事来。

        这第一是因为他们刚刚获封,一时心虚,还在慢慢尝试段玉的底线。

        而第二,就是真正将封地当成自己之物,建设都来不及,怎么会横征暴敛?

        “最后,则是东林大夫与金沙大夫,从大陆上招揽来不少人手,更广收道童,似有开辟道脉的想法……”

        郭百忍说到这里,不由期待地望着段玉的反应。

        “哦!”

        段玉答应一声,笑了:“法无禁止则不纠,只要各封臣所为不违云中总法度,我这个封君也没有权力管辖啊,由得他们去吧!”

        “喏!”

        郭百忍一欠身,在暗暗感慨主君宽容大度的同时,也是动了一点小小的心思。

        或许,自己在领地上,也可以开山立派,收得几个徒弟了?

        “另外,传话下去,明夜摆宴!请各大夫、士、还有官员前来!”

        段玉继续道。

        不论是为了开启大陆攻略,还是应对金矿泄漏所带来的风雨,扩军都是势在必行了。

        ……

        “大人!”

        一名龙蛇精兵眯着眼,望着地上的痕迹。

        “好一个小贼,武功倒是不差!”

        秦飞鱼主持搜索,一路到了海边,看着沙滩上干涸的血液,沉默半天后,才吐出来一句。

        “此獠早有预谋,藏了一些工具与干粮,又隐瞒了武功,虽然曾被发现,但还是付出一点伤势而逃脱……”

        自然有精通追踪的人细细看了:“一路伐木,扎了个木排就敢下海,真真是胆大包天!”

        大??刹皇鞘裁刺雇?,一个浪花就说不定让对方喂鲨鱼。

        更何况,若是遇不到船只,就会被活活晒死渴死。

        敢这么玩命一搏,当真是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

        不过奴隶么,若是被抓到,下场就是十死无生,这也是两害相较取其轻了。

        “通知水师,让他们辅助搜查……”

        秦飞鱼神色转为坚定:“必要时联络鲛人,必要将此人抓到!”

        一个奴隶,原本算不得什么,但带着金矿消息,却很令人不安。

        就在这时,一个五毒精兵赶来,半跪说着:“启禀卫正,主君回来了?!?br />
        “大哥回来了么?”

        秦飞鱼大喜,旋即又有些郁闷:“唉……罢了,这事,我亲自去与大哥说!”

        ……

        哗啦!

        一个大浪打来,木筏立即散架。

        和田三郎毕竟不是专门的渔夫,所扎的木筏也只是个赶工出来的花架子,被水一泡,浪一打,立即就散架了。

        他抱着一截横木,却是咬牙坚持着。

        不知道过去多久,海天交接之际,一抹阴影浮现,化为一艘大船。

        船上的瞭望水手也发现异常,大呼小叫着。

        船只略微改变航向,靠了上来。

        “神明啊,请保佑我!”

        和田三郎默默祈祷着,望向大船的桅杆,那上面悬浮着一面陌生的旗帜。

        随后,他就被水手救上甲板。

        听着旁边熟悉的出云语,和田三郎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奴隶?”

        这果然是一艘出云商船,并非云中商会所属。

        没有多久,船上的商人走了过来,他眼睛很毒,一下就从和田三郎的衣着与身上的鞭伤辨认出来,现出鄙夷之色。

        不过,云中岛多用出云之奴,也是正常。

        “大人,怎么办?”

        旁边一个水手恭敬地问着。

        这样的奴隶,送回云中岛,肯定能获得商会的好感,或许还有一小笔赏金,而带回出云,甚至杀了抛下海,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可以说,和田三郎的生死,就是这个商人一念之间的事。

        “我叫……和田三郎,是一个武士!”

        和田三郎嘴唇哆嗦,勉强半跪而起,挣扎说着:“不要送我回去,我知道云中的秘密……那里有一个大金矿!”

        他脖子上挂着一个木藤编的网兜,此时取下,里面却是一块金矿原石。

        纵然遇到海难,生死未卜之际,他居然也没有将这东西抛弃。

        在阳光之下,星星点点的金色,仍旧有些耀眼。

        展示这些之后,他头一偏,就昏了过去。

        “真的是金矿原石?”

        那商人将石头拿在手上反复看了看,神色就变得阴晴不定起来,蓦然一咬牙,做出决定:“将他抬进舱里,叫船医来!另外,船上的水手都下封口令,不准说这事,听到没有?”

        “是!”

        被他眼睛一扫,其它水手顿时唯唯应诺着,吞了口口水。

        任何时候,黄金的诱惑,总会令人发狂啊。
  • 郑良发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11
  • 美对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税 外媒美做法很不体面 2019-06-11
  • 2018世界杯完全赛程及转播表 2019-06-04
  • 惊险!司机驾车撞穿墙壁 “飞”下二楼 2019-06-04
  • 紧盯节点,打赢反“四风”持久战(前沿观察) 2019-05-2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年年岁岁扒龙舟 广州今年河水最清澈 2019-05-22
  • 试想;【微生物】如果都被【转基因】给破坏得没有了,那么地球的这个【微观世界】还会有【生物】存在吗。。。?[福尔摩斯] 2019-05-16
  • 好事要支持,解决劳动力更是好事 2019-05-16
  • 欧版T90暴露法德坦克硬伤 VT4我离最强只差两步 2019-05-14
  • 重庆 民俗文化进校园(我们的节日·端午) 2019-05-13
  • 【中医文化】李时珍与王世贞的默然十载 2019-05-13
  • 回复@海之宁:你的智商真滴不行!一边玩切…… 2019-04-06
  • 多国开发“冰上丝路”,北极将成黄金水道? 2019-04-06
  • 国家税务总局甘肃省税务局正式挂牌 2019-03-30
  • 国图新春亮宝:看《永乐大典》 迎戊戌新年 2019-0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