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三现场开奖 > 都市小说 > 我的尤物老板娘 >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爱不释手
    “出去吧,坐一会儿,马上就起锅了!”

    许南感受着来自卢云烟的温度,嘴角漫不经心的翘起,说道。

    卢云烟抿了抿嘴唇,转过许南的脸,轻轻的亲了一口,飞快的从厨房跑出去,就像羞涩的闺中小姐一样。

    “呵呵!”许南摇摇头,笑了笑,仿佛这种小日子也还不错。

    没过几分钟,几分七分熟的牛排出锅,沙拉水果也都弄好了。

    许南点燃了蜡烛,倒满了两杯红酒,一家三口围坐在桌子旁,其乐融融。

    气氛很静谧,很温馨,如果这一幕,放在平常家庭的话,真会羡煞旁人。

    卢云烟切着盘子里的牛排,内心全是满足的感觉。

    女人,这辈子不就是希望过得好吗?

    她并不想当一个女强人,她只想有个疼爱她的老公,有个可爱乖巧的女儿,一家人裹着平平淡淡的小日子。

    虽不富足,但是满足,虽不奢侈,却也安乐。

    只不过,卢云烟因为选错了一个男人,这种日子却远离她而去,让她不得不为了生计而四处奔波。

    还好,在人生第二次选择的时候,她选对了男人,选中了许南。

    这个无法全部得到,但是却又让她能切实感觉到幸福是什么味道的男人。

    “许南,谢谢你!”卢云烟端起红酒杯,和许南轻轻地碰了一下,说道:“我这辈子能够遇到你,很值,我前半生是不幸的,但是我的后半生,是荣幸!”

    “我会让你一直幸福下去!”许南说道。

    两人先聊着,而一旁的盈盈也很乖巧懂事,等到吃饱喝足之后,她一个人靠在沙发上睡着了过去。

    收拾碗筷的活儿,自然是由卢云烟去做。

    卢云烟在厨房忙碌的时候,许南从背后走过去,穿过卢云烟的小蛮腰,轻轻的搂着她,将头放在卢云烟的肩膀上,嗅着从卢云烟身上传出来的成熟女人自带的芬芳香味。

    酒不醉人人自醉,闻着从卢云烟身上传出来的香味,许南稍稍有些意乱情迷,他张开嘴,轻轻的咬着卢云烟的耳垂,弄得卢云烟身体怔了一下,就连正在洗盘子的手都停了下来。

    作为一个女人,身体敏感的地方很多,当然,某些隐秘的敏感部位那是不用说的,每个女人都会有,但是暴露在外面的部分,也是很多女人都会敏感的。

    比方说鼻尖,比方说腰,比方说耳垂……

    而对于卢云烟来说,耳垂就是她浑身上下最最敏感的地方之一。

    丝毫不弱于某些敏感部位。

    被许南这么噙着,卢云烟心底彻底慌乱了,脑子一片空白,呼吸变得略微喘息了起来,就连身体,都开始发软,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她这一番表现,让许南更是成就感非凡,以至于他的手开始胡乱的摸索起来,而那灵巧的舌,更是轻轻的撩过卢云烟的耳垂上下。

    加上卢云烟穿的是黑色丝袜和风衣,特别显气质,也更显腿细,腿长。

    许南心头的邪火,已经开始升腾了起来。

    “许南,别,别——盈盈还在外面沙发上呢,等,等晚点的时候……!”

    卢云烟被许南这么撩拨着,心头难受得就像上万只蚂蚁在爬一样,变得有些口齿不清起来……

    “她睡着了!”许南说道,而他的手,也顺势的伸进了卢云烟的毛衣里。

    “我……许南,我忙了一天,还没来得及洗澡,手上还拿着盘子了,你登我一会儿好不好?我把盘子洗了,在洗个澡……”

    “刺啦!”卢云烟话来没来得及说完,忽然一道被撕裂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卢云烟便感觉自己的丝、袜破了,被许南给撕破的!

    “我一刻都等不了了!”许南说道,然后抱着卢云烟,让她坐在厨房柜台上,一张嘴朝着卢云烟吻了下去!

    干菜烈火,本来卢云烟就被许南逗得无法忍受,现在也都这样了,索性也就豁出去了,她双手搂着许南的脖子,双脚缠着许南的腰,尽情的回应着。

    情到深处,水流自然!

    紧接着,有些乱的厨房里,便成为了一个激烈的战场。

    没有躺着,没有趴着,只有站着和坐着这两个最为简单而直接的方式。

    夜有些深,但是在厨房里面,很少是有装窗帘的。

    也就是说,许南和卢云烟两个相当于在阳台上就开始了,至于有没有人看到,那就得另说了,不过即使看到了,也无妨,因为两人都是穿着衣服的,并没有直接光溜溜的模样!

    好一阵子,终于是战斗落下了帷幕。

    保持着最后的姿势,歇息了好几分钟,卢云烟才回过神来,她理了理自己的衣裳和头发,瞪了许南一眼,道:“你,真不知道猴急个什么,丝袜都给我撕破了!”

    “嘿嘿!”许南挠了挠后脑勺,说道:“我这不是太想你了吗?”

    “太想我那也不能撕了我的丝袜啊,我今天才穿的新的呢,又得重新买了!”卢云烟轻轻的捶着许南的身体,娇嗔。

    “买丝袜的钱,我还是能出得起的,而且——刚刚,你不也很忘情吗?”许南调侃着。

    “你……还说,这不都是因为你?”

    卢云烟咬着唇齿,满脸娇羞。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卢云烟也快三十了,这方面肯定是有需求的,而且比起别的女人还更强烈一些。

    没有遇到许南之前,到也就算了,忍忍也就过去了,但是有了许南之后,食髓知味,她哪能克制得住???忘情一点不也无可厚非么?

    可是许南,竟然拿这个说事儿,太羞人了。

    许南轻轻的笑了笑,说道:“其实——我很喜欢你刚刚的样子,这才是一个成熟女人应该有的自我表现,让我爱不释手!”

    “还说!”卢云烟白了许南一眼,都恨不得钻进地缝里面去了,她转过身,对着许南说道:“你赶紧去把盈盈抱到床上去睡吧,沙发上没被子,有些凉,要感冒了就不好了!”

    说着,卢云烟打开热水,把手洗了之后,继续洗着之前没洗完的盘子。

    看着卢云烟的背影,以及那丰臀之上被撕裂的丝袜,许南忍不住‘啪’的一声,轻拍了一巴掌,直呼过瘾,然后才嘚瑟的往客厅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