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三现场开奖 > 玄幻小说 > 重生大反派 > 第四百一十五章 他怒,他妒!
    重生大反派正文卷第四百一十五章他怒,他妒!看着一群人都很悲戚,唯有燕惊尘心事重重,站在一侧沉默不言,王昊觉得时机差不多了,是时候站出来了,结束这混乱的场面。

    对方现在估计正是暗中痛快的时刻,也是时候出来破坏对方的好心情了,狠狠膈应对方一次。

    “各位让开一下,我这里有续命灵丹,可以救治林兄?!?br />
    众人都是一愣,然后脸上浮现欣喜之色,连忙给他让路,让他靠近林陌游。

    一侧,云翩跹更是宛如抓到了救命稻草,更加拼命的往丈夫体内输送本命真元。

    “陌游,你再坚持一下,大日圣子这就将灵丹给你拿来?!?br />
    她甚至顾不上抬头看众人一眼,一个劲的往对方体内输送真元,生怕对方出问题。

    从对方受创到现在不过是很短的一段时间,但就是这么一会,她的脸色就苍白了起来。

    她输送的本命真元太快、也太多了,伤到了根基,所以才会变得很虚弱。

    一侧,红杉见到这一幕,心中颇为触动。

    对方确实是一个好女人,一腔爱意真切,为了丈夫多活一会甚至不惜损耗道行……

    “少主,你再走快一点?!?br />
    王昊心下诧异,脚下步子加快的同时,看了一眼云翩跹,然后便明白了。

    冷美人这是心软了,生怕走过去的这一点时间内,对方撑不住了,导致一对有情人天人两隔,所以才少见的催促他。

    “这是天香续命丹,快给他服下?!崩涿廊舜忧ご腥〕鲆幻读榈?,交给云翩跹。

    云翩跹感激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赶紧接过丹药,送到林陌游嘴边。

    “一枚丹药能保他一日无虞,我这里还有两枚,你一并收下,贴身放好,等他伤势加重的时候就给他服用一枚?!焙焐荚谝慌灾龈?,十分细心,将所有要注意的事项都说了一遍。

    王昊在一旁看的哑然,冷美人这也太上心了,之前还不理不睬,宛若寒冰,对谁都不假以辞色,结果看到云翩跹神色凄苦,对丈夫一片真心之后,转眼就改变态度了,十分用心。

    果然是外冷内热。

    不过,想想也是,以她对待蛆宝宝的态度就能看出来,对于一些身世凄苦的人,她总是报以怜悯。不由自主的去照顾她们。

    不过,有一点王昊比较疑惑。

    他记得冷美人在来百族战场之前每种珍惜丹药都炼制了不少,这种天香续命丹作用极大,按理说不应该只炼制了三颗。

    而后,他传音将问题问了出来。

    冷美人迟疑了一下,道:“少主是觉得三颗太少,还想多给一些做人情?”

    王昊一愣。

    这回答,怎么这么让人感觉不对劲呢。

    什么叫做我想多给一些做人情?难道不是你卖好云翩跹,说还有三枚丹药吗。

    然后,红杉的声音又传了过来,道:“三颗就足够了,剩下的还要留给少主,这丹药不止是续命,疗伤效果也是极佳?!?br />
    王日天又是一愣。

    他似乎错了。

    红杉,还是那个红杉。

    在对方心中,他永远都是第一位,无论何时,冷美人总是惦念着他。即便感动之下帮助别人的时候,冷美人也不会忘记……

    林陌游服下丹药之后,身上的窟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进而结痂。

    众人见到这一幕都是松了口气,只要有效就好,不让对方现在陨落,那就还有转圜的余地。

    毕竟,三光神水的名头众人都听说过,生死人肉白骨,可以说是世间一等一的疗伤圣药。只要人还未死透,都能救回来。

    林陌游是伤势很重,而且身中奇毒,但,对于三光神水的药效都不算什么。

    那是一种洪荒时期就存在的神水,汇集了日月星三光精粹形成,药效十分惊人,不同凡响。

    据传,太古年间,曾有一位大帝受了重伤,道基都险些破碎,结果就是靠着这种神水生生稳住了。

    那可是大帝,那等人物受的道伤,岂是一般神物能够稳住的,非是绝然超俗的仙家圣药不可。

    相比而言,林陌游的这点伤就不算什么了,若是能够成功得到神水,然后服用,对方不仅能伤势痊愈,甚至还能因此得到一桩大造化,就是资质因此蜕变也不是没可能。

    场中,云翩跹对着王昊与红杉道谢,十分诚恳,言称此次恩情谨记在心,日后只要有用到的地方,无论何事,她一定尽自己可能的帮忙。

    林陌游亦如是,满心的感激,就差没行大礼了。

    唯有一旁的燕惊尘神色不对,很是烦闷。

    结义兄长从濒死状态救了回来,他觉得自己身为义弟应该高兴,但,事实上,他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

    他知道大哥好转是一件好事,但,同时又为大嫂所表现出的痴情感到揪心。

    因为,对方从来都这般对过他。

    他为她做了许多,让她远离林家,为她寻找合适的师父,每日嘘寒问暖。

    结果,就是这样,他所得到的都还不如大哥。

    他很心痛,心中不免生出一股妒火,一股怨气。

    大哥可曾为她做过什么?

    不过是她当年双亲逝世,最为落魄的时候出现在了她面前而已。

    那只是巧合。

    而他,仅仅是晚来了一步,就永远无法在她内心占据一片角落。

    燕惊尘内心痛苦不堪,眸子有点发红,身上气息也逐渐变得森冷了起来。

    他不愿看到的大嫂照顾大哥,对方温柔的模样,体贴入微的对待大哥,他只要看上一眼,便会心痛,宛如被锥子刺穿了心脉,痛到难以呼吸。

    他怒,他妒!

    他恨。

    燕惊尘低吼:“我去杀了那个畜生?!?br />
    他杀气凛冽,突然的一声低吼,将所有人都惊醒了,看着他转身离开,满身煞气的冲向正在与李戟大战的兕牛。

    “老五,让开,我来斩它?!毖嗑九?,声音如雷,震得人心神动荡。

    一群人心中惊异,只以为他忍到现在才爆发,看到义兄遭受重创,所以要去亲手了结那头暴虐的凶兽。

    对方凶狠,那他就更加凶狠,对方暴戾,他就更加暴戾。要将义兄所遭受的一切都还给对方,一泄心头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