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三现场开奖 > 其他小说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 > 四百三十四章 刻在记忆里的无聊日常(下)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得益于有人提醒,方然三人总算还有点反应时间,他咬牙看着着几乎就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的绝境!

    没办法的堪称破釜沉舟的偷偷掏出了还是空白的【驱牌】,然后抓起酸菜缸放在踏板上,然后拉着电动车一个掉头甩尾对着孟浪、苟彧大声一吼:

    “老哥!小或!快上来?。?!”

    “我去,老弟,你想干什么,那电动车不是没电瓶的么???”

    看着方然这简直拉缰驾马的姿势,孟浪震惊的喊道,苟彧也是无奈内心憔悴无力。

    我说队长,我们就不能老老实实的被抓住么...

    这一会功夫,方然已经骑上了电动车,整个胯部前方顶着一个大大的酸菜缸弯腰探身的抓住了电动车握把,整个人如同摩托赛车手一样的姿势对着两人吼道!

    “少废话,没时间解释了,快上车??!”

    “不是,老弟,你倒是告诉我我上哪.....我靠?。。?!”

    孟浪一脸惊愕的看着他这幅如同西部牛仔般的狂野劲头,懵逼的看着除了他和苟彧坐着的座位自己还能上到哪的时候,没时间理会他叽叽歪歪的方然直接把他往身前一拽,

    在孟浪一头栽进剩了半缸冰块的酸菜缸里、且大爷马上要抓到他们的那一刹那!

    怒吼声和堪称是爆破的轰鸣声还有悲壮的惨叫声

    一同响起!

    “诶,你们往哪跑?。?!”

    嗡轰?。。?!

    “啊啊啊啊?。。。?!”

    在所有保卫处成员和陈大爷目瞪口呆的见证下,他们看到上一秒还在他们面前的电动车,以毫无起步动作,加速过程,真真切切做到了静如处子动如脱兔的....

    ‘砰’的一下就射了出去!

    对,不是开了出去,是射了出去,弹射起步的射了出去!

    只留下陈大爷和保卫处的一众成员一脸懵逼的看着方然三人射出去的方向,也就是操场内部的方向,不可置信的三观炸裂。

    我....刚才是眼睛花了么,我好像看到他们仨骑着一个驮着酸菜缸的电动车飞出去了....

    ......

    而此刻,京城大学操场里。

    所有的方阵正在教官,其实也就是潜龙小队的各个成员们手下练习军训审阅时后的正步敬礼,等到一周后军训结束的时候,他们每一个队伍,都要这样迎面走过主席台,踢着正步对着校领导们敬礼,展现风采。

    他们分成两大列在操场的两侧,隔着一条教官分界线正练习着,

    每当队伍都走到面对正面教官的时候,所有的教官就会一齐大喊下令‘敬礼!’,然后所有方阵敬礼,每个教官各自检查自己方阵的动作是否达标。

    在今天高温逼近四十度的天气下,所有军训新生心中正叫苦不迭,他们已经练了半个多小时了。

    好想去买杯刨冰啊。

    “敬礼?。?!”

    教官洪亮的命令声又一次响彻操场,所有正踢着正步的新生们几乎是本能的腰板一挺,

    唰!

    扭动上身朝着操场中央过道的方向,模拟主席台的存在右手抬起敬礼!

    面色庄严郑重,认真而又严肃。

    然后一辆载着貌似不止两个人并且驮着酸菜缸的电动车,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穿过操场中央‘主席台’的位置。

    并且留下一串粗壮惨烈的叫声....

    “啊啊啊啊?。。。。?!”

    所有新生仍旧保持着敬礼的姿势目送它的风驰电掣的离去,

    全体教官:“......”

    全体新生:“......”

    整个京城大学操场上一时间陷入了十分诡异的气氛之中,有的教官甚至还摘下了帽子揉了揉眼睛。

    毕竟,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刚才在他们练习敬礼,所有人敬礼的时候,一辆驾驶成员姿势很诡异但跑的飞快的电动车突然接受了他们所有的敬礼飞了过去。

    emmm....

    ...

    ....

    噗??!

    几乎是所有才反应过来的人都懵逼的同时心中喷出一口老血,

    等等,刚才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飞过去了???

    “兄兄兄....兄弟,刚刚刚是我眼眼....眼花了么....”

    一个方阵最前面的一排,一个男生双眼呆滞张大了嘴浑身哆哆嗦嗦的问道。

    “别说话,敬礼!”

    而他身边的男生坚毅的保持着面不改色的敬礼样子,铿锵有力的回答道:

    “还有你要知道有一种速度叫风驰天下,大运摩托!”

    ......

    而挑了最好的时间奇怪的东西上的情况则是,

    方然看着眼前几乎是糊脸就来的极速景象,发出了惨烈到极致的喊声,他感觉要不是他戴着墨镜,眼睛都没法睁开了!

    一股强烈的风驰电掣的感觉从胯下传来!

    “啊啊啊?。。。?!”

    这还是他头一次把【驱牌】用在电动车这种两轮的东西上,如同骑着一头磕了药两百迈起步的驴一样的感觉让方然觉的自己随时都可能被自己狂暴的座驾甩出去,一股如同坐过山车般的感觉让他本能的发出大喊,拼命的操控着车把!

    偏偏这时候,脸前还有一双腿胡乱的蹬着干扰视线,一脚蹬在了自己的下巴上...

    那是已经被插在酸菜缸里,感觉到漆黑一片,天旋地转的孟浪。

    而苟彧也是感觉自己快疯了!

    刚才感受到屁股下面传来一股强劲有力的动能的时候,要不是他反应快,苟彧估计自己被甩出去都是轻的。

    这种情况下,苟彧本能的就是闭眼抓住了自己面前的....

    两条毛腿,

    好不让自己甩出去。

    额...于是,

    就在全体新生在操场上练习正步敬礼的那一刻,

    魔法少男们以苟彧坐在后面抓着孟浪的双脚,孟浪倒插在剩了半缸刨冰的酸菜缸里,方然在他俩中间肩上扛着孟浪双腿,骑着电动车的鬼畜姿态,

    迎接着所有新生的敬礼示意,从操场中央,众目睽睽之下....

    呼啸而过。

    emmm....噗(捂脸)

    “卧我我我哦我槽?。。。?!老弟...你他娘的用的这是什么操蛋能力??????”

    酸菜缸里,叮了桄榔被一顿乱撞满脸刨冰的孟浪觉得这可能是自己发出最后的吼声,要不是不知为何有人抓住了自己的双脚,孟浪感觉自己已经连人带缸的甩出去了。

    “我这不也是没办法??!这张牌就是这样的爆炸速度,我也没想到放在电动车上会变成这样?。?!”

    方然也是草帽被刮到后面,糊了苟彧一脸的无可奈何、放弃治疗的大喊。

    【驱牌】的爆发性速度可是他曾经那一晚一夜巡城的程度,可以瞬间突袭A级强者的速度,虽然方然没有用那次那么多的魔能值,但是....

    他不得不承认,刚才遭到了那个打扮暴露性感的让人喷血的外国美女和相爱相杀这段时间和他们斗智斗勇可爱又迷人的保卫处大爷的双重袭击,

    他手有点滑....

    “你TM减速??!快减速!快!”

    脑袋顶上...额,不,基本整个头都埋在沁人心脾的冰凉之中,孟浪只能用尽毕生力量对着方然大吼!

    “额...老哥,我忘了跟你说,这张牌的速度没法持久,它自己就会.....”

    还没等方然说完,在他身后紧紧抓住孟浪双脚脚腕的苟彧突然冒出一股浓浓的不妙预感!

    等等,这个意思是....不要啊,队长,这种速度要是突然停.....

    然而还没等苟彧心中想完,此刻三人全都是感觉到了,因为方然把【驱牌】作用的是骑着的电动车,电动车载着他们三人,

    所以他们胯下的(不算孟浪)电动车,突然的....

    从脱兔变回了处子。

    但是他们三还在往前‘飞’....

    一股强烈的别扭感传来,失去了高速的惯性反而让车身更难稳定,方然瞅着开始左右摇晃了的世界,只能一把把把把住,试图稳定跟刚下了高速喝了假酒一样的电动车!

    左摇右拐的冲进了一条林荫道,他看着他们照着一棵大树就是撞去的不归势头,疯狂的摇头拒绝大喊!

    “不...喂...停....等等...不要.....啊啊?。。?!”

    缸里感受到了一股浓浓不妙的孟浪也是破口大骂!

    “老弟,你这是坑爹啊啊?。。。?!”

    砰?。。。。。。。?!

    由于没了速度的车和两百多迈的他们产生了鸿沟一样的差距,在撞到树的那一刻,酸菜缸、方然、苟彧都是依照顺序直接飞了出去!

    咣当....

    酸菜缸率先落地!

    从树丛中滴溜溜的滚落到人行道上,然后紧随其后的方然直接就是对着酸菜缸撞了上去,再次发出咣当一声,酸菜缸转了个个儿,倒出了一路上在缸里撞的鼻青脸肿,生无可恋的孟浪。

    孟浪扑街前最后一个念头则是看了一眼倒在身边两眼蚊香,冒金星的方然,弥留挣扎的想到...

    司马缸...砸光....?噗!

    孟浪,卒。

    最后苟彧满身狼狈的从柔软的树丛中站起来,看着那两个已经扑街了,以及他们突然从路边冲进来引发的大量路人的围观沧桑的捂脸给自己一个坚强的苦笑。

    算了,从他们决定要卖刨冰的时候开始,我就知道,一定会有这么一天...

    九月份,他们遭遇的保卫处大爷最强悍的一波gank,虽然出了点‘意外’状况,但是还是以魔法少男成功逃脱而结束。

    虽然如同一条拍在地上的咸鱼一样,等待下午将近四十度的高温把自己晒干,但是方然意外的觉得暖烘烘的也不错,

    没有什么场景、没有什么夜局、没有什么训练啊、任务啊之类的东西,

    不用想那些麻烦的事情,不用考虑那些麻烦的东西,

    仿佛把夜战世界从自己的生活中切割出去,

    每天只需要卖卖刨冰,和保卫处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陈大爷斗智斗勇,最后被撵着屁股可哪乱跑,

    哪怕是像现在这样闹出各种幺蛾子,

    哪怕没有什么波澜壮阔,惊心动魄的经历,日子平淡的有些无聊,方然觉得也挺好,

    毕竟,这就是他想要的日常。

    他拼上了一个暑假,在最后的那个夜晚里用尽全力守护回来的日常。

    不需要费心费力,不要要思前想后,每天能和别人开开心心,没有任何人会遇到危险,能毫无负担的笑出来

    这样就够了。

    这样他就满足了,这样他也就能继续的戴上自己最喜欢的面具了。

    在以后的任何时间里,想起自己还曾经在京城大学里有过这样一段每天去卖刨冰的无聊日常。

    他不想当什么守夜人,也没了小时候想要成为英雄的念头,也不想去成为什么游荡者之歌的第九位存在,至于那个被他提前了的S级夜器场景,方然更是想都懒得想。

    但是或许是水琳琅的话偶尔会隐约想起,

    其实他知道,这样的日子不能永远的下去,

    总会有什么东西,来打破他平静安稳的日常,然后经历一连串稀奇古怪的变化,最后把他拽回夜战世界。

    但是方然没有想到的是...

    “喂,老哥....别躺尸了,赶紧起来,陈老头一会追来了....”

    感觉浑身都疼的方然哆嗦的从地上灰头土脸的抬起头,翻着白眼叹气的说道,然后这时,一双简单的黑白帆布鞋和九分裤下纤细雪白的脚踝出现在他刚抬头的视野之中,

    一个完全没有想到的声音在他头上响起。

    “你....方然!你怎么在这里??”

    方然霍然的抬起头,看见的是一张少女熟悉的清秀脸庞,正满脸不可思议,难以相信的表情。

    但他没想到这次竟然是这个....